TikTok熱潮席捲全球 風光背後存隱憂

TikTok海外大受歡迎 下載次數居高不下
 
TikTok(抖音海外版)在美國大受歡迎,推出2年應用程式下載次數高達9.50億次,用戶主要是想觀賞短片或想分享個人說唱、跳舞或魔術表演的年輕人。
 
TikTok受歡迎程度使它已成為最重要的軟件之一。據應用程式分析公司Sensor Tower數據,今年首三個月, TikTok下載次數已排全球排第三位,超越了Facebook和Instagram,僅低於WhatsApp和Facebook Messenger。
 
Sensor Tower潮流觸覺部總監Randy Nelson表示:「TikTok的賣點全是自家製的短片,內容繁多而無須製作費。Instagram或YouTube的影片遠遠較為成熟,而TikTok屬於狂野派。」
 
不過影視應用程式是很受潮流影響的業務,因為用戶隨時可以蜂擁至另一個熱潮。此外,要從用戶身上變現相當困難,即使能夠也不會豐厚。
 
例如Twitter便吸收了教訓。這家企業於2012年進軍短片市場,斥資3千萬美元收購當時流行的Vine。Vine一段短時間內曾掀起熱潮,不過這股熱潮很快便過去,Twitter最終亦被迫於2016年結束這門業務。
 
Facebook感到威脅 種種抗衡均無功而回
 
TikTok是北京字節跳動科技旗下公司,該公司由Microsoft前軟件工程師張一鳴於2012年創辦,自2016年推出抖音後,這家公司的業務便急速增長,其後一年更推出TikTok進軍全球市場。
 
Facebook顯然已感受到威脅,去年便推出短片分享程式Lasso與之對抗,不過據Sensor Tower資料,截至6月該軟件下載次數只有187,000。同時,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亦加入類似於TikTok的功能。
 
不過Facebook的努力未能阻止TikTok的快速崛起。據分析公司App Annie數據,今年首季單計Android手機,美國用戶便共用了8,500萬小時玩TikTok,較去年同期多近5倍。
 
投資公司GGV Capital的執行夥伙Hans Tung指出:「字節跳動科技擁有數百名人工智能工程師,最出名是其混算程式,能夠知道你最喜歡什麼,又讓你知道別人對你有何看法。」
 
TikTok業務面對挑戰 仍然未能真正變現
 
不過TikTok的崛起亦充滿爭議性。今年便先後兩次觸犯法例,2月便向美國監管當局支付5.7百萬美元罰款。其後到4月,印度高等法庭更向TikTok頒佈禁制令,指其散佈色情文化,又令弱勢社群承受風險。該禁令在TikTok承諾解決問題後獲得解除。
 
TikTok不像Facebook,無法向特定用戶送出廣告。TikTok目前在中國以外地區僅擁有1.5億月活躍用戶,這顯示許多下載TikTok的人其實並沒有真正使用該程式,相反Facebook及旗下軟件WhatsApp和Instagram卻擁有24億月活躍用戶,因此數碼營銷公司Ignite Visibility行政總裁John Lincoln表示,TikTok目前的廣告能力仍然很有限。

喝酒會臉紅不是代謝好

患有酒精不耐症 罹癌風險大增
 
「喝酒臉紅不是代謝好,是有基因缺陷,不能喝啊!」飯桌上,越來越常聽到喝酒非好事的觀念。這種觀念背後的推動者,是美國史丹佛大學亞洲人健康研究及教育中心東亞地區主任陳哲宏。
 
由陳哲宏與學生命名的「酒精不耐症」是什麼?這是一種先天的基因缺陷,導致人體內缺乏乙醛去氫酶(Aldehyde dehydrogenase,ALDH2),無法正常代謝酒精轉化成的乙醛。
 
乙醛是世界衛生組織(WHO)認定的一級致癌物,若累積體內將大幅提高罹癌風險,特別是口腔癌、食道癌、乳癌、胃癌等。
 
亞洲酒精不耐症全球之冠
 
根據最新2018年《世界衛生組織全球酒精和健康年報》,全球每年超過300萬人因喝酒而死亡,平均每6分鐘就有1人因酒精而死亡。其中,酒精產生的乙醛是導致口腔癌、食道癌的重要原因。
 
根據估計,全球共有5億6千萬亞洲人帶有酒精不耐症,比率為全球之冠,而台灣壯年男性口腔癌的發病率及死亡率均是世界第一,每年3,000人死於此病。
 
據1995年一項研究顯示,喝酒罹患口腔癌的風險機率增加10倍、吸煙18倍、嚼檳榔28倍,若3個習慣都有更會增加123倍。
 
不只口腔癌,早於1990年代的日本,醫生就觀察到很多食道癌病人都有喝酒習慣,且喝酒會臉紅。
 
紅酒有益的觀念應改變
 
許多文化及工作需要喝酒應酬。職場上司、同儕等逢年過節聚會多會喝酒,即使喝酒嘔吐,還會說多訓練就好。
 
可是不舒服的反應,代表身體告訴你不能再喝,若是勉強飲酒,反而更傷身。這種文化應該改變,不喝酒不應該代表生意做不了。
 
若患有酒精不耐症,同時又習慣喝酒和吸煙,就要特別追蹤口腔狀況,不要等到罹癌時才治療。
 
此外,許多人認為每天來杯紅酒,有助保護心血管。然而馬偕紀念醫院心血管中心超音波兼遠距醫療主任洪崇烈表示:「這是因為葡萄的好處,有點像喝葡萄汁,並不是酒精有幫助。」據該院發現,酒精反而會對心血管造成負面影響,尤其是患有酒精不耐症的人。

大數據助垃圾處理 未來環保靠科技

垃圾處理變生意 只靠軟件運籌帷幄
 
Recycle Track Systems是一家軟件生產商,採用數據分析,協助企業客戶削減成本,又可幫助他們更加環保。行政總裁Greg Lettieri表示:「科技能幫助循環再用及減少廚餘。」
 
然而,RTS並不像其他處理廢物公司,因為這家企業並沒有擁有自己的貨車和循環設施,而是致力提升軟件,並供其貨車運輸夥伴公司免費使用,使廢物處理達到最有效率。
 
採用未來先進技術 數據分析提升效率
 
RTS的軟件讓客戶可選取想要處理的廢物數量及類型。當垃圾車來到附近,將他們的廢物取走時,便會發出通知。該軟件亦會透過電郵或短訊通知客戶垃圾車的位置,有助減少等候時間。
 
Filco Carting的聯合擁有人Domenic Monopoli表示:「這是未來一部分。我起初很懷疑,但當看過了整個系統的運作,就知道將會成功。」
 
Lettieri最初在Bank of America的網絡安全部門工作,而另一聯合創辦人Adam Pasquale則繼承廢物管理家族生意。後者的經驗協助他們發展該業務,例如幫助Google將大量廚餘運往農場,作為豬隻飼料;又幫助Whole Foods重組廚房垃圾桶及重新培訓員工,有效管理有限的儲存空間。此外,RTS又幫助WeWork將舊椅舊枱捐給公眾或虧損企業。
 
RTS又協助SoulCycle處理了5,000輛舊單車。SoulCycle總監Nik Karbelnikoff表示:「我們要他們報告這些廢物都以負責任的方式進行處理,而且符合可持續發展,透明度非常重要。」
 
短短四年急速發展 系統優勝難取代
 
RTS現時只成立4年,擁有40名員工,但近來從風險基金獲得2.5千萬美元的融資。RTS更表示,預計明年收入將達2.5千萬美元。聯合創辦人均表示公司明年將實現盈利。
 
不過理論上,運輸公司大可自行更新系統,將RTS排除出去,然後親自與客戶接洽。然而,Barclays Center的營運總監Rohan Bhasin表示,RTS勝在向我們提供圖表等資料。「我們因此知道有多少垃圾要處理,這方面的資料很有用,讓垃圾處理很方便。」

科技巨企千金一擲 看誰燒錢最驚人

科企巨擘燒錢成常態 未來賺錢的必經階段
 
「若要賺錢,便須先花錢。」這是最為企業受落的營商理念,特別是矽谷這個地方,諸如Tesla、Uber、Lyft、Snap等都是不停燒錢的企業,坐擁的高昂估值就是市場相信有天將會扭虧為盈。不過正如Amazon、Apple、Facebook、Google等企業在取得盈利前,不都是燒了無數錢麼?
 
事實上,成功科技企業在賺錢前必先燒很多錢,這種假設並非有錯。對於四大科企技業Amazon、Apple、Facebook、Google的初期,就會發現所走過的路與新一批科技企業相似(Tesla、Uber、Lyft、Snap)。
 
過去成功企業燒錢不嚴重 合共只是10億美元
 
雖然過去部分燒錢企業成功跑出,卻有部分最終失敗,例如Webvan及eToy.com。據會計師Jack Ciesielski表示:「現時燒錢的企業,投資者不僅參考過去失敗的例子,也會比較成功的個案。」
 
對於這方面的分析,關鍵的量度指標並非盈利,而是「自由現金流」,當自由現金流出現負數,這部分就是燒錢數目。
 
以Google為例,公司雖然曾經嚴重虧損,但自由現金流卻從未出現嚴重負數,而Apple的自由現金流更是從未出現過負數。至於Facebook亦只有在2007年及2008年兩年間出現負數的自由現金流,當時公司嚴重燒錢達1.43億美元。Amazon雖由1999年到2001年出現較嚴重的負現金流,但到2002年開始便已經是正現金流。四大科技巨頭這些年來合共燒的錢亦只不過是10億美元。
 
新科企巨頭燒錢驚人 未看到盈利之路
 
相反,以Tesla為例,燒了12年錢後,共燒了109億美元。到今年首季,銷售更出現疲弱,迫使Tesla須要再籌24億美元。Morgan Stanley的Adam Jonas更對其股價預測從97美元大幅降至10美元,表示目前中國的市場亦出現放緩。
 
再看Uber至今3年總共燒了89億美元。2016年,Uber的負現金流錄得4.5億美元,之後不斷收窄,儘管仍然嚴重。
 
Lyft在三年內共燒了13.6億美元。2016年,Lyft燒了4.96億美元,其後輕微改善。
 
Snap在四年間共燒了27.2億美元,不過Snap的研發費依然很高,佔總成本三分之一。Wedbush的Michael Pachter表示,Snap的收入及增長都很令人滿意,但「踏上盈利之路仍很漫長」。
 
新一批燒錢巨企至今已淨燒了239億美元。這樣的話,到底投資者會否從新一批科技企業獲得回報呢?

鯊魚成旅遊新賣點 靠驚嚇創奇富

美國鱈魚角鯊魚數目激增 反成旅遊業契機
 
鯊魚旅遊每年為澳洲、巴哈馬和紐西蘭創造超過3億美元收入。美國馬薩諸塞州鱈魚角(Cape Cod)過去十年由於當局嚴厲打擊獵殺鯊魚行動,大白鯊數目因此不斷增加,現在數以萬條大白鯊就在海岸四周隨時等待大餐降臨。
 
當地部分商店擔心鯊魚會打擊旅遊業,特別是去年9月一名黑人滑浪愛好者被鯊魚咬死,不過另一些商人卻正捕捉發財機會。他們出售印有諸如「Seals taste like chicken(海豹像小雞美味)」或「Nice to eat you(好高興吃掉你)」等恤衫,連帽衫、杯托、貼紙和欖球帽等,之後更有鯊魚導遊團,例如2,500美元的行程今年夏季已爆滿。鱈魚角的總商會近期表示:「人們很害怕鯊魚,但我們不打算趕牠們離開。」
 
鯊魚當道有人歡喜有人愁 成功搶佔先機收入可觀
 
不過像滑浪店等的商戶則不確定是否能從中得益。據佛羅里達大學國際鯊魚襲擊事件檔案中心資料,去年滑浪愛好者在這裡受鯊魚襲擊的數字佔全球一半。不過專家強調,受鯊魚襲擊致死的機會率遠低於遭雷擊致死。
 
鱈魚角的鯊魚商業活動以查塔姆(Chatham)小鎮為中心,該鎮住了6,000名居民。當地有一家專售鯊魚服飾的商店Chatham Whites。東主Justin Labdon表示該店每年營業額50,000美元,僅佔他於當地多個鯊魚相關業務的5%。他說:「我們是首批把握鯊魚商機的人。」
 
保育協會身負教育使命 同時辦驚險遊船河
 
大西洋大白鯊保護協會於查塔姆鎮北面設有一個鯊魚中心,以富教育味道方式運作,成為當地熱門旅遊點,去年便吸引超過16,000人到訪。該協會成立於2012年,致力與科學家合力追蹤160多條鯊魚,研究其行為習性。協會亦舉辦「鯊魚遊船河」,每日出發兩次,2.5小時的行程共收取2,500美元,最多可載5名遊客。
 
出海後幾乎很快便可遇見鯊魚,全程甚至可遇見十多條,還會看見其他同樣出海看鯊魚的遊客。鯊魚有時更會很接近遊船,甚至會碰撞船身,遊客可非常近距離與鯊魚接觸。這種驚心動魄的場面,正是鯊魚旅遊的噱頭。

《FORTUNE》水晶球預測 2020年科技大事

Facebook擱置Libra計劃

Facebook在過去的6月宣佈將於2020年初推出全球加密貨幣Libra,不過該項計劃目前已經四面楚歌,合作夥伴相繼跳船,而監管機構又公開提出質疑。在新一年,Facebook很可能會擱置Libra計劃,改為推出另一項計劃Leo,讓Instagram用戶可用小動物的照片換取現金。

抗爭者的新工具

全球各地爆發不同的示威活動,表達政治訴求或環保關注。面對人臉識別技術近年的興起,更多抗爭者將採取不同工具逃避這種技術的追蹤,有的使用傳統圍巾或雨傘,但有的會使用更具創意的工具,例如時裝或化妝術,混濁影像識別系統,甚至戴上印有另一個人的面具。

盜版問題捲土重來

Netflix、Disney、Apple、Hulu、HBO和CBS全都有自家串流影視服務,收費介乎每月5美元至15美元。若要全部服務都申請,費用不低,因此預計消費者會故態復萌,回到過去的一種惡習:盜版。隨著訂閱服務五花八門,消費者眼花繚亂,在2020年相信越來越多人會彼此「分享」不同的節目。

更多硬件公司被收購

美國感恩節前幾周,Google宣佈以21億美元收購正陷入困境的智能腕錶製造商Fitbit,費用較該公司2015年上市招股價低60%以上。市場上其實還有其他同類製造商亦成為搶手貨,例如運動鏡頭製造商GoPro和保安鏡頭製造商Arlo Technologies,兩者現時股價均低過上市招股價80%以上,相信2020年可能會成為焦點。

總統大選黑客無機可乘

美國明年的總統大選不會重蹈2016年的覆轍,黑客相信再也找不到機會。外國的威脅當然仍會存在,政府官員亦警告民眾留意來自莫斯科、北京和德黑蘭的假資訊。美國執法機關、情報機關和科技企業都已吸收教訓。各州亦在提升防禦能力,既獲得國會撥款,又有美國國土安全部支援。Facebook和Twitter經常清除惡意機械人。美國網戰司令部亦在測試更主動的策略,去年中期選舉便大勝全勝。

英國大選誓要脫歐 約翰遜高票與歐盟「分手」

英國民眾出動選票 渴望生活回復「正常」
 
英國民眾普遍已厭倦脫歐問題無休無止,在12月英國國會大選前一項調查顯示,最多人期望的是英國回復「正常」。約翰遜這次的競選口號「成功脫歐」,正好打動民眾渴望平靜的心願,結果大獲全勝。
 
英國一旦脫歐,將結束與歐盟長達46年的經濟一體關係,因此脫歐絕對稱不上是回復正常。但對不同人,「正常」可以有許多詮釋,例如不再討論是否脫歐,又或再度年年加薪等,又或英國會再次在國際舞台展現風采。
 
情緒主宰大選結果 約翰遜先勝一仗
 
英國策略顧問公司Britain Thinks的Deborah Mattinson指出:「這次大選的背景就是憂慮和悲觀,情緒主導了這次大選,而不是經濟主題。」這便給予約翰遜機會。
 
大選過後,英國脫歐便進入直路,約翰遜如無意外將領導英國與歐盟「分手」,而且很大可能會在1月31日成事。不過最困難的一環,就是之後英國與歐盟的關係。
 
英國智庫機構UK in a Changing Europe的資深研究員Jill Rutter表示:「脫不脫歐已經不再是問題所在,但約翰遜長遠期望英國與歐盟保持什麼關係,目前卻相當模糊。」
 
脫歐後前路茫茫 約翰遜政治生涯難料
 
英國和歐盟現時雙邊貿易總額每年高達8,560億美元,但雙方要達成貿易協議的時間卻迫在眉睫。約翰遜承諾脫歐後給予英國更大自由制定本國法律,歐盟擔心英國會實施低稅政策,監管亦更寬鬆,結果會像新加坡那樣經濟起飛,從歐盟搶走人才和投資。
 
約翰遜已明確表示有決心帶領英國盡快脫歐,不過眼前卻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:越快脫歐,經濟代價將越大。Rutter嘗試進行預測,指出約翰遜提交國會的脫歐議案一旦通過,與文翠珊之前被國會否決的計劃相比,人均收入將低2.5%。
 
Bloomberg Economics一項分析亦指出,英國經濟在約翰遜脫歐議案下將會更差,甚至比不上2020年硬脫歐,然後奉行世界貿易組織的條款。不過最諷刺的是,英國北部地區將會成為重災區,經濟最受打擊,但當地選民卻放棄了工黨,轉為支持約翰遜。
 
英國假如在約翰遜的方案下匆匆實現脫歐,短期內雖不像硬脫歐那樣災難性,但中長期的經濟代價卻仍然高昂。
 
約翰遜勝了這一仗後,下一仗將是2024年的大選,他如何說服英國北部地區的民眾不悔支持他,就要視乎英國脫歐後的經濟表現。總之,經濟越差,約翰遜的代價就越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