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量機場瀕破產 各出奇招為自救

摘自Bloomberg Businessweek

炎疫重創機場收入 積極開源求生

新冠肺炎疫情重創全球各地的機場,包括內建的購物中心,由於需要依賴航班起降不斷帶來的高消費旅客,這種商業模式在疫情期間根本無以為生。當局唯有想盡辦法開創其他收入。

以樟宜機場為例,當局設法吸引平日不會到機場購物的新加坡人,推出不同優惠,還出售為期3個月的星耀樟宜(Jewel)樂園門票。

至於其他機場,新收入方式包括將停車場變成汽車電影院,或者將未開發的土地變為新能源發電站。香港大學研究員Max Hirsh表示:「疫情教曉機場要分散收入來源。現在機場都要找出不同的盈利方法。」

旅客量跌幅驚人 全球航空業損失慘重

法國的Vinci營運倫敦格域機場(Gatwick Airport)和另外44個機場,遍佈亞洲、歐洲、拉丁美洲和美國,在第二季表示服務的旅客數量大挫96%。日本的Airport Terminal營運東京的羽田機場(Haneda Airport),表示截至6月的三個月收入大跌87%,經營虧損約1.65億美元。

國際航空運輸協會預計航空業今年將損失1,000億美元,又預測航空業要遲至2024年才可回復疫情之前水平,但巴黎戴高樂機場(Aeroport de Paris)的財務、策略和行政執行董事Philippe Pascal更悲觀預測要遲至2027年才能復原。

機場營運商隨時破產 各出奇謀自救

現時許多機場營運商都面臨債務違約的威脅,隨時破產收場。多個大型營運商已經尋求債權人放寬處理,延長還債期限。據Bloomberg Intelligence資料顯示,美國十大機場營運商在2022年之前,應付利息和本金合共高達140億美元。

各營運商為了生存,許多都已大量裁員,或者關閉設施。部分可能需要政府伸出援手。美國的Cares法案,就有100億美元大致援助區域和商業機場。債券投資者亦樂意買入大量債券,例如達拉斯沃斯堡國際機場(Dallas Fort Worth International Airport)在7月第二波疫情肆虐下,依然成功賣出20億美元債券。

亞洲另一些機楊則仍繼續擴建工程,押注工程完結後,疫情已經雨過天晴。例如香港正斥資180億美元擴建機楊。中國、韓國、泰國和越南的天價擴建工程同樣沒有停下,認定疫情一過,旅客就會重臨。

奧克蘭機場的行政總裁Adrian Little指出:「航空業的復甦會怎樣,目前仍然不清楚,總不能指望政府可以解決一切問題,業界需要自己找出生存答案。」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