歐盟隨時群龍無首 危機當前一盤散沙

摘自 TIME

默克爾時代落幕 歐盟未來出現隱憂

2月10日,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黨魅卡倫鮑爾(Annegret Kramp-Karrenbauer)宣佈將卸任黨主席。她是總理默克爾(Angela Merkel)原定的接班人,但卡倫鮑爾退任,預示著默克爾的時代正式落幕。事實上,歐洲對此的憂慮,甚至比德國更深。

如果德國仍然由該黨執政,那麼不管是由誰擔任黨主席,亦未必有太大影響。德國近70%民眾仍然喜歡歐盟,認為該國經濟因為歐洲一體化而受惠。德國作為全球第四富裕國家,貪污問題屬於全球最低水平,社會安全網很有效率。

德國反歐盟勢力抬頭 默克爾影響力無人可比

然而,這並非說德國就能不受「反制度」思潮的衝擊。不過幸好德國選民沒有轉向極端政黨,這一點跟其他民主工業大國不同。然而,近年德國的極右派另類選擇黨(AfD)卻在崛起,情況值得留意。

可是到了現在,已擔任德國總理多年的默克爾將屆退休,政壇將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。這個問題不單困擾德國人,其他歐洲各國甚至更加憂慮。

默克爾任內長達將近15年,成功造就德國成為歐盟最重要的國家,甚至是軸心領袖,在她的推動下,歐盟才能運作暢順,尤其是在面對危機時,都是得到默克爾的帶領才能化險為夷。

歐盟核心領袖不在 凝聚力何去何從

默克爾化解的難題包括力抗普京對烏克蘭的侵略,又落實備受爭議的希臘救助方案,確保歐債危機能夠受控。儘管默克爾2015年決定收容難民,付出沉重政治代價,但對整個歐盟來說,卻是相當重要一步。

過去十年,每當歐盟面對存亡之秋,都是默克爾走出來,帶領各國走出困境。可是下任德國總理,卻不會再是默克爾,亦不會再有這種德高望重的威勢,可以在歐盟的權力中心呼風喚雨,像她一樣為整個歐盟作出一個個艱難的決策。

除著美國淡出國際警察的角色,加上英國脫歐,全球地緣政治動盪加劇,對於德國民眾,誰當選基督教民主聯盟黨的新主席未必太重要,但對於歐盟而言,卻是完全不同。

Leave a Reply